天然草地丰富的动植物资源,可为多种经济发展提供原料,这有着很大的潜力。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不仅是陆地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且也是当地牧民狩猎业的对象和经济来源。重要的草地经济兽有狼、草兔、狍子、旱獭、狐等。除此之外,草地还分布有许多我国一、二级重点保护动物,如蒙古野驴、藏野驴、野牦牛、藏羚、盘羊、北山羊等。

 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绿色食品工业的兴起,天然草地亦是绿色食用植物的重要产地。如蕨菜、黄花菜、白蘑等早已被利用。苦苣菜、野韭、沙芥、桔梗、百合等等也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

  高大的草本植物是造纸的原料之一,如芦苇、大叶章、小叶章、芒、五节芒等。荒漠草原草地上的老鸹头是优良的蜜源植物。沙棘、西北利亚杏等是饮料食品的重要原料。我们餐桌上常见而为人们熟知的承德露露杏仁饮料,也主要来自草原地区。
 
  草原地区还可提供许多药用植物与野生花卉植物。但必须指出,草原地区的野生植物资源开发利用必需科学合理,不可无限制。目前的问题是过度利用,这必需加以控制。
 
  近几年有一个趋势,许多人爱吃牛羊肉而拒绝猪肉。我国牛羊肉产量的增加远远高于猪肉产量的增加。而吃牛羊肉,人们最爱吃的是产自大草原的无污染的牛羊肉。许多媒体在宣传大草原的牛羊肉,许多商家也用此招待顾客。确实,我国辽阔的天然草原,依然保留着传统的生产方式,无污染,无二恶英,无疯牛病、吃起来大可放心,作为绿色肉食产品基地,大有前途。 

  我国草地面积近4亿公顷,占国土面积的40%左右,是我国农田面积的3倍多。据1990年统计,我国饲养草食家畜34023.4万头(只),其中牛为10288.4万头,草原牧区占全国养牛总数的25.6%,羊21022.1万只,草原牧区占34.7%;全国产牛、羊肉232.4万吨,其中牧区产牛、羊肉占全国总数量26.1%;产奶475.5万吨,其中牧区占29.4%;牧业产值1964.07亿元,占农业总产值的25.63%,近年来又有新的发展。从上面的数字可以看出我国食草家畜及畜产品有较大的发展。充分利用丰富的草地资源,大力发展草地畜牧业,生产出更多、更好的畜产品,草地畜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。
 
  长期以来,为解决我国人口的吃粮问题,我们两眼紧紧盯在16亿亩农田上,一条道走下去,结果是路越走越窄。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开,放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山地、草原、平原以及广阔的大海上。事实上,充分利用草地资源,发展草食家畜,也是解决我国粮食问题的重要途径。这是基于两方面的原因:第一,当草食家畜有了发展,肉、奶制品的增加,提高了人们消费肉、奶的水平,因而可以减少粮食直接消耗;第二,发展草食家畜,可降低饲料粮的消耗。

  近年来,由于世界上粮食生产受频繁的自然灾害影响而减产,加之人口的不断增长和能源紧张,许多国家已经把发展食草家畜或者在家畜口粮中增加粗饲料(牧草和青贮饲料)的比重,作为一项重大的技术政策来推行,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。就连世界上粮食出口大国之一的美国,用于饲养家畜的精饲料的消耗量,近10年来下降了30%,牧草及青贮饲料在草食家畜全部饲料的消耗量中占53%-55%,其中养羊业高达89%以上。我国牧区饲养的食草家畜,除个别地区冬春有少量补饲外,绝大多数是靠天然草地全年放牧饲养,天然草地是最主要的饲料来源。充分利用天然草地的牧草发展草食家畜,就可以大大节约饲料粮的消耗。据农业部畜牧兽医司统计资料:我国从1984年到1994年,粮食产量由40731万吨上升到44450万吨,人口由103051万人增加到119850万人,分别增长了9.1%和16.3%,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了粮食增长速度。同期我国肉类产量由1989.6万吨上升到4499.3万吨,增长了166.3%,奶类也由259.6万吨增加到608.9万吨,增长了134.6%。不仅肉奶等畜产品产量增加,人均占有量亦有很大的提高。1994年我国人均占有量为:肉类37.54公斤,奶类5.07公斤,分别比1984年增长129.3%和101.9%。而人均消费粮食平均每年减少了3公斤。